【​同川抗日英雄谱】王国宏巧炸山翻译(上)

 AOA棋牌体育新闻     |      2022-01-13 15:24

  凡是同川老一辈人,说起抗日战争时期来,都是深恶痛绝,八年抗战,同川人民为抗击日本侵略者,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日本鬼子侵占同川七年之中,对同川人民犯下了罄竹难书的罪行,同川八十多个村村村有人被杀害,绝大多数人家被日伪军抢劫过东西,部分人家被烧毁房子,有不少良家妇女被日本野兽奸污。据不完全统计:全川共有500多人被杀害,被烧毁房子2000余间,抢走粮食1300余吨。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面对日本侵略者,同川人民在东崞县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拿起武器,前仆后继,与侵略者进行了不屈不挠、你死我活的斗争,同川人民在人力、物力、财力上做出了巨大贡献,被晋察冀领导称赞是抗日的铜墙铁壁,并涌现出一批抗日英雄,这里给大家介绍的,就是一个同川非常有名的故事,叫王国宏巧炸山翻译,几十年来,同川老百姓口口相传,都知道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

  时至今日,很多老年人说起当年日本鬼子山翻译的可怕来,都是心有余悸,一脸惧色。并不是他的武功有多么高强,也不是他的战功有多么显赫,而是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对同川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他是被称为“崞县三大害”之一的一害,最后被同川的抗日英雄王国宏用硫酸雷炸死的,罪有应得。(另外两害是崞县城日军宪兵队长藤井、副队长麻敬典)

  线月,日军在福寿山山顶上建起一座炮楼,并在四周围起了围墙,炮楼内部直径大约两丈长,四周设有枪眼炮口,这样,居高临下,可以用火力威胁北同川各个村。日军还拆了二学堂教室,在半山腰盖起了30余间房,日军一个小队23人、伪军20人入住据点,配备小炮1门,掷弹筒3个,轻重机枪各1挺,40支,3支。

  日军进驻福寿山后,再加上宏道、上庄、石地坪据点,使日军在同川的据点达到了4个,大大强化了日军对同川地区的统治地位,将同川全境控制得铁桶也是。日军强迫附近村建立自卫团,每天轮留到日军据点站岗放哨、听候差遣,很多村的妇女被送进据点,让日军糟蹋,有的妇女感到没脸见人,寻了短见。

  日军小队长是林木少尉三天两头就出动,带着的日本鬼子兵,对周围村庄轮番袭击,时而打几炮,打几枪,鬼子围村入户,如狼似虎,一来捜捕我抗日干部,二来抢粮抢物,杀人放火,奸滛妇女,无所不为,老百姓吓得东躲,天天提心吊胆,整天钻在“逃反窑”中,少吃没喝,生活在暗无天日的极度恐慌之中。

  1943年1月,福寿山据点来了个翻译官叫山下,让本来就苦不堪言的老百姓雪上加霜。这个山下,大有来头,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是一个受过特殊训练的老牌日本特务,是一个“中国通”,老谋深算,诡计多端,名义上他是翻译官,实际上有权调动同崞县全境内所有日伪军,林木少尉对他也是毕恭毕敬。山翻译,出自日本有名的山下家族,有的文章把他写为山夏、三夏、山侠,这可是大错特错的写法,一来日本人名字没有带“侠”的传统惯例,二来,他的名字也不配用侠这个字。

  山下表面上看起来文质彬彬,斯斯文文,带一副金边眼镜,白白净净的,不仅会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还懂得东北、河北、山西等地方方言,对崞县地方风土人情也了如指掌,他经常化装走街AOA体育平台下载-手机版app下载串户,刺探我军情。他到了福寿山据点后,很快就组建起一支特务队,专门党区村干部进行偷袭暗杀,他还诱骗抗日干部和党员叛变自首,瓦解和配合党基层组织。

  由于山下特务队不断出击,福寿山日军又频繁出动扫荡,全同川抗日形势一下子变得严峻起来,除了王北尧、王南尧、东山底等村还可保全抗日一面性外,绝大部分村庄都成了抗日两面村,有的村是两个村长,伪村长维持日本人,县委县政府只能够藏身于敌人的眼皮子底下,穿梭于敌人的缝隙之间,与敌人进行躲猫猫,坚持与日军做艰苦卓绝的斗争。

  山下使出阴险新招,针对县区干部野外的活动规律,拂晓前,把我可能住的地方秘密隐蔽包围起来,守株待兔,等待我方干部、民兵出现时,就将其逮捕活捉,日伪军甚至在三更半夜埋伏在我方干部经常活动的村庄路旁边人家内,早晨也让他们做饭,就是不让这家人外出,并在房顶上包围起来一个蓆围子,日军隐藏在里边放哨,当我方在村外睡觉的干部看到了家家户户冒出来袅袅青烟,下地的农民也陆陆续续出了村,就放心大胆地向村内走,常常被日军特务队逮个在正着。日军还经常埋伏在村中寺庙中,等全村人回到家中时,突然包围村子,将全家人驱赶到一个地方,让叛徒辨认我区村干部党员。二区游击队队长元(南旺人),叛变投敌后,他对各村干部、地址、活动、甚至是野外窑洞都了解,山夏都他很信任,他经常带人去逮捕我区、村干部,成了一个大危害。山夏经过这一系列的恶毒诡计,将一区、二区的干部逮捕的逮捕,暗杀的暗杀,几乎赶尽杀绝,所剩无几。面对艰苦的环境,就连县公安局局长吴士英也叛变投敌,沟里人张学林接任局长职务。

  同川老百姓大都领教到了“山翻译”的厉害,山下此人阴险狡猾,诡计多端,一肚子坏水,在日军严刑拷打中国人时,他经常装作笑面虎,拍一拍肩膀,说一两句好话,表示佩服,一旦劝说不成,马上翻脸不认人。山下对我被捕党员干部采用开水浇、烙铁烫、洋狗咬、倒吊梁、灌辣椒水、坐老虎凳、铡刀铡,心狠手辣。他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喜欢用手指头戳犯人眼睛,他在福寿山干了不少坏事,杀害了不少人,同川人对他到了谈虎变色的地步,当时老百姓有一句民谚;“不怕毛队长怒,就怕山翻译笑” 这毛队长是上庄日军小队长,山翻译就是山下,两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在山下特务队的搜捕下,多少个地下党员、区村干部被逮捕杀害,多少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同川老百姓对他恨之入骨,但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只能背后诅咒他不得好死。

  为了加紧对同川的控制,使党和抗日干部在“治安区”绝迹,山下大力推行“保甲制”,实施“连坐法”,谁要窝藏党员和抗日干部,不仅本人举家遭殃,而且株连周围数户。日军又严格编排户口,给村民照相,发放“良民证”,组织维持会,设立情报员,搜捕抗日干部和军民,在一些村建立了中心联络组,专门刺探抗日军政情报。县长程子圣和县政府机关人员人人自危,多次遭受特务队的埋伏打击。

  我抗日政府为了适应险恶环境的需要,改变过去集中办公的老办法,化整为零,分散办公,以科室为单位,白天进村工作,晚上在村外窑洞睡觉,穿行于敌人的间隙之间,使敌人失去了目标,以前县政府工作人员一旦遇到了敌人,就快速转移到别的村,现在,改变为只转移到村外的山洞、土窑、崖下、古墓内,只要能够藏身,就是好地方。当时,县委张移风住在离上庄据点仅二里地的沟里村,县佐公署住在离福寿山据点不远的薛家庄,县长程子圣就住一个农户家中。白天在村里办公,晚上睡在村外的窑洞中,在当地党员干部和群众的掩护下,坚持开展工作。

  当日军要求朱村组建自卫团时,村党支部把几个党员安插进去,由支部李三林担任团长,朱八元担任副团长。党员有朱二红、温五奎、朱温宪、朱传立等人可以进入据点,每天派十来个人白天应差,晚上站岗,趁机为我县政府传递情报,山下对这些人不信任,进行严密监视,1943年春节,李三林在为鬼子包饺子时,一不小心,被山下一顿毒打,口吐鲜血,回到家三天后死亡。

  1942年冬天的一天,山下听秘探报告说程子圣在东山底住着,他几次秘谋包围都没有成功,山下决心搞一次突然袭击,天气严寒,山下早早起来,结合起二十几个日伪军,悄悄向东山底而来,他们隐蔽前进,突然包围了东山底村,鬼子进了村后,挨家挨户地进行搜索,把来不及转移的村民驱赶到村大照壁跟前,从中寻找我抗日政府工作人员,实际上,程子圣晚上不在村内住,住在村外头的窑洞里,山下扑了空,就从人从中拉出4个人来,郝二续、郝传章、郝丑贵、郝富良,把郝二续、郝传章、郝丑贵、郝富良四个捆在大照壁跟前的大槐树上,任凭山下威逼利诱,四人就是不说话,山下一挥手,四个人被鬼子兵打死在大槐树上,当郝引良担水回来时,正好遇上鬼子开枪打人,他吓得变了脸色,山下一声狞笑,厉声迫令郝引良把一桶水喝下去,郝引良肚子被撑得鼓鼓的,山下让郝引良仰面朝天躺在地上,让伪军取来一扇门板,放在郝引良的肚子上,让两个鬼子站在门板上,不停跳动,只见郝引良拼命挣扎,口中狂吐污水,又脏又臭,看得众人都心惊肉跳,惨不忍睹,郝引良被活活折磨而死。山下威胁村民们说,这就是窝藏八路军县政府的结果,今天,谁要是敢收尸体,明天就来血洗东山底,说完,带领手下日伪军扬长而去。到了半夜时候,大难不死的郝富良醒了过来,幸运的是,他的绳子正好也被打断了,他忍着疼痛,摸黑爬行回到了自家门口,那天晚上,婆媳二个人正悲伤哭泣之时,忽然有叫门声音,二人吓得魂不附体,以为是鬼魂叫门,大气也不敢出,过了好长一会儿,他母亲才大着胆子问了一声;“二小子,你究竟是人是鬼?”门外面回答说;“我没有死!我是人!我只是受了伤,你们快开门!”这一下,两个人听清楚了,急忙穿衣服,出来开门,把一个血人扶回了家,就这样,郝富良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1943年1月24日夜半三更,东崞县二区区长郭象山、三区区长李敬斋、粮秣科科长高廷秀,二区助理员候保善、区委委员王发良,区妇救会干部温先莲等6人,在巩家岗村南的乱岔沟窖洞里,召开秘密开会,研究安排三区经白鹤岭运输粮食到二区的线路,被山下日军宪兵队包围了该村,情况非常紧急,几个人急忙消毁了机密文件,分头准备突围,被埋伏在村口的特务逮捕,他们被带回了宏道路宪兵队队部,在严刑拷打之下,6个人坚贞不屈,守口如瓶,没有透露半点党的机密,宪兵队又把他们带到了崞县城,队长藤井亲自审问,郭向山假装忍受不住折磨,示意藤井走近距离,藤井把耳朵伸了过去,郭向山出其不意地咬住了藤井耳朵,一口咬掉半个耳朵,藤井狂怒之下,命令将他们拉到县城东狐子湾枪毙。残忍的藤井将还郭象山的头颅割了下来,挂在了崞县城门楼墙上,公开示众。

  后来县委派到二区的区委王大文和区长赵连胜二人,一边与日寇继续展开斗争。一边又秘密明察暗访是谁向日寇告的密。时任村支部的巩金顺受到了怀疑,经过一段时期的秘密调查后,认定是该村治安员刘俊秀所为,是年腊月三十中午,将正在大门上贴对联的刘俊秀捕个正着,将其押到下神原村西头,公开处决了叛徒。(赵岩 郝荣廉)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